乾坤聽書網小說網 » 恐怖懸疑 » 超感應假說最新章節列表 » 《超感應假說》最新章節列表 第234章 尾聲二 最后的秘密(二更)

《超感應假說》第221章 矛盾點

文/八斗才雄
推薦閱讀: 壞小孩

“背朝著他,大海真的這么說?”澹臺梵音皺著眉頭,目光微微掃視宋姐姐手機上的照片。

宋姐姐點了點頭,不經意間露出一副十分抱歉的樣子,“我不是不相信他,只是這樣的故事實在是沒辦法相信,明明說看到大威德明王殺人,轉頭又告訴你看到的人其實是背對著你,一個背對著你的人,怎么可能見得到長相。”

“大海……會說謊嗎?”澹臺梵音問出了最擔心的問題。

宋姐姐一聽,急忙搖著頭,不假思索的回答,“他不會的,絕對不會,自從大海腦子壞了后,我爹媽就極力想把他教成一個好人,就算無法跟正常人一樣,也要做一個老實人、實誠人,這孩子也聽話,爹媽說什么就聽什么,所以,他不會說謊,肯定不會!”

澹臺梵音默了默,又開口:“那你有沒有問為什么他可以看清兇手的樣子?”

“問了,怎么沒問!結果,他卻告訴我他看到的大威德明王就站在屋里。”

“什么?!”澹臺梵音打斷道,“他說,大威德明王站在屋里,就是說實際上殺人的不是大威德明王,是這個意思嗎?”

“他沒說,我……”宋姐姐語塞,但從她無奈且尷尬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也不知道宋大海想表示什么。

“會不會大海看錯了?屋里的燈光亮嗎?”

“似乎是不太亮,可大海說自己還是看得清楚的。”

其實,案件并沒有想象中的復雜,兇手被判斷為一個癡迷于大威德金剛與行腳僧傳說的信徒,在看到了不堪的罪人時,幻想自己能像行腳僧一樣凈化惡人,所以才實施殺人,這一切都源自于信徒的瘋狂妄想罷了。而他選擇的林康福等人,很可能在某個情況下見過。然而宋姐姐的一番話,卻讓澹臺梵音覺得有哪個地方不太對勁。

見到澹臺梵音一聲不吭,宋姐姐垂頭再次看向手機中的照片,恍惚間跟老書記說了一句:“柯叔,常給大海講故事的人您認識嗎?”

“講故事?”老書記好奇問。

“好像村里有人經常會給大海講故事,大海說那些故事是那個人自己寫的,那啥,我想著,這人也算認識我們家大海,出殯的時候……讓他來……大海在下邊是不是也能高興點……”

老書記滿是褶皺的手覆在宋姐姐顫抖的肩膀上,“好,我給你找。人死不能復生,孩子,節哀吧。等這些可怕的事過去后,我再去你家看你爸媽,你一定多保重身體,你父母只剩下你這么一個孩子了。”

宋姐姐滿眼含淚的抬起頭,“謝謝,柯叔,我……還有件事想求您,我家的是個女娃,明年上學,我想把她送過來,你能給教教嗎?我和她爹都沒有文化,我不想讓孩子跟我一樣,特別是現在……看到爹娘痛苦的模樣,更加希望自己孩子能好好的,讓她有點文化,別到時候被人騙,遇到危險時,也能知道怎樣保護自己,柯叔,行嗎?”

“好……”

老書記這句“好”真誠無比,似乎是從心里憋了好久的話,如今終于可以說出口。

宋姐姐走后,澹臺梵音重新考慮了遍剛才的對話,說起來,宋大海的“保留節目”真是夠驚世駭俗的,等于整個顛覆了之前的猜想。

就宋大海的位置而言,他不可能看到兇手的模樣,之前,自己還懷疑兇手可能拿著與大威德金剛相似的牛頭裝飾,所以大海才會錯認為大威德金剛,但現在看來,這個說法不成立。宋大海不會說謊,跟他見過面后,澹臺梵音也是這么認為,他講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兇手身旁的大威德金剛又是什么?難道是另外一個兇手假扮的?要不然就是一尊佛像或是一副金剛的畫像,可無論是雕塑還是畫像,宋大海都該認識,為什么不直說呢?還有,明明是人殺的邱彥豪,為什么非要說是大威德金剛干的,就算他從小聽大威德金剛的傳說故事,也不該弄混了?這中間……澹臺梵音覺得這中間應該是少了重要的一環。

老書記端著一盤水果從廚房出來,輕輕地放在桌上,隨口感嘆道:“造化弄人,一條生命就這樣消逝了,說上天不公,也不過分吧。”

澹臺梵音從思考中回過神來,大概是心境的問題,她感到整個客廳的光忽然有些暗淡。

“大海在村里有朋友嗎?”

“誰跟他做朋友啊,不欺負他就不錯了。大海病了以后,同齡的孩子們沒事就捉弄他,有次他們把他推進了湖里,寒冬臘月里差點給凍死,還是大海的姐姐把他救了上來,這才保住了一條命,他姐姐也因為這樣落下了病根,天一冷胳膊手上的關節就疼得厲害,于是,大海就去給她揉,姐弟倆的感情好的讓人心疼。大海長大后,只有上了年紀的長輩偶爾關心他一下,那些跟大海一起長大的孩子們,還是會時不時的拿大海出氣,好像人傻了,就理所當然地該被欺負、被踐踏一樣。”

人,自古就是這樣,身為弱者的那些人,為了保護自己可憐的自尊心,通過欺辱比自己還要弱小的人獲得強者般的滿足感,從而不斷給自己洗腦,認為自己也跟那些強者一樣,永遠不可能被世間拋棄。

真正的強者究竟會不會欺負弱小,澹臺梵音不知,那些遺留下來的歷史典籍不過是一人或是幾個人的觀點罷了,是否做到真正公證誰都說不清楚。然而,這世間的法則,殘酷到令人心寒,卻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誰都會是強者,誰也都可能變成弱者,時過境遷,世事變幻無常。

宋大海的解剖結果,第二天就冒著熱氣的躺在吳法醫的桌子上,吳法醫連看都不想看,喝著敗火的藥茶,喝一口、嘆一口氣。

“吳法醫,咱能別老作憂郁狀,說句話行嗎?”郭仁義雙手抱胸,覺得該放放二泉映月才對得起吳法醫那張陰郁的背影。

“我用故作陰郁嗎?”吳法醫沒好氣的扭過頭來,“就這案子,沒抑郁癥的也得給折磨出抑郁癥來,給!你的報告。”

郭仁義接過來,剛看了一眼就詫異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穆恒搗亂的把爪子伸到他眼睛下,意思是給他接著。

“滾蛋!”郭仁義用力打走鼻子下的賊爪子,難以置信的看向吳法醫,“宋大海是被嗎啡毒死的?”

吳法醫拿著韓清征上供的一包辣條看了兩眼,那貨大概覺得誰都跟他一樣可以化悲憤為食欲。

“口服嗎啡,二十至四十分鐘內發作,豆沙包中的嗎啡劑量不少,應該不用等四十分鐘這么久。嗎啡具有鎮痛作用,也是臨床上常用的麻醉劑,少量成癮,多了則會致死,死者會感到頭腦發沉、惡心、心跳減慢、肌肉無力,最后呼吸困難、失去知覺直至死亡,宋大海死前受了不少罪。”

郭仁義說:“宋大海早上八點左右離開的家,這點宋大海的姐姐能夠證明,死亡時間在九點到十一點之間,如果是九點,算上嗎啡發作所需的時間,未免有點趕,我想死亡時間可以再縮短一下。宋大海身上沒有其他的傷痕?”

“舊傷倒是不少,都是些有年頭的傷疤,有些是擦傷,有些則是硬物擊打造成的劃傷,宋大海的腳踝處還有骨折后愈合的痕跡,從這些傷口上來看,他在村里過的不太好,被欺負的挺厲害。”

一個刑警忽然問道:“會不會跟連環案的兇手沒關系,是村里哪個看不慣他的人下的手?”

“若真是這樣,那這人該有多憤世嫉俗啊,連個傻子都不放過。”吳法醫擺擺手,不同意他的觀點,“嗎啡可不是耗子藥,在商店里買不到,如今除了醫院,怕只能在一些違法網站上才能獲得,只因為看不慣,就費勁上網購買違禁品來殺人?聽著不像村里人能想出的主意,他們想殺人,大多會一幫子打死。”

“看來,蟈蟈的預感是正確的,兇手不是普通的農民,而是擁有一定知識的極端分子。”穆恒說。

“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郭仁義頂著一腦門子官司,抱怨道。

就在這時,沈兆墨突然闖進法醫辦公室,二話沒說,抓著郭仁義就往外走,郭仁義被他拉得差點摔倒,沈兆墨這手勁實在是大,他一個大男人掙脫了幾下竟沒掙脫得開。

“喂!你們去哪兒啊?帶上我!”穆恒跟在后面一路小跑。

“沈隊,你帶我去哪兒?”郭仁義放棄抵抗的問道。

沈兆墨腳步沒停,也沒回頭,背著郭仁義說了一句:“禹成林找到了。”

郭仁義又差點摔一跤。

要說禹成林點兒也夠背的,這么大的城市去哪兒不好,偏偏往最熱鬧的商場里鉆,鉆就鉆吧,卻一頭扎進了讓蒙猛的手下占據大半個“江山”的星辰廣場,結果不出意外的落到了曾經理的手里,給五花大綁的扔進了四樓的酒吧。

禹成林的自投羅網搞得曾經理和酒吧老板也有點懵,剛準備滿市鋪天蓋地的撒網尋找,腿還沒邁出門呢,獵物竟自己找上來,這餡餅掉得有點突如其來,曾經理被砸得都有點神經了,一心懷疑這個禹成林是假冒的,直到沈兆墨帶著郭仁義走進酒吧,他才放下心。

郭仁義打眼看了下地上一臉不爽的禹成林,又相當淡定的看了眼四周。這幾天相處下來,讓他清楚的認識到沈兆墨就是個人精,手底下有幾條上不了臺面的野路子沒什么稀奇,禹成林就是屬地鼠,他也能給你挖出來。

“哪兒逮的?”郭仁義問曾經理。

“撞上門的。”曾經理簡潔的回答了一句。

“行。”郭仁義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指示身后跟來的兩個同事,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請禹先生回隊里喝喝茶,記住好好招待,他可是我們等了好久的‘尊貴’的客人。”

“好嘞。”兩名同事心領神會,提著地上的禹成林走出了酒吧。

郭仁義帶著禹成林前腳剛走,后腳就有一個人影走進了酒吧,一見到此人,曾經理和酒吧老板腰板立刻挺的筆直,跟站軍姿似的,沈兆墨也小小的吃了一驚,而穆恒,這沒臉沒皮的貨直接就地竄的老高,一猛子撲到了來者的身上。

“萌萌,是你啊!”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超感應假說》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最新捕鱼大师官方下载 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 小说 极速赛车彩票 南粤36选7好彩1开奖 上海快3手机客户端 可编辑公式的炒股a 遇乐棋牌游戏大厅ios 北京赛车开奖 天津11选五开奖号码 意甲欧冠名额2019 心悦吉林麻将安卓下载安装 百家乐网页游戏 湖北省30选5开奖 大赢家比分篮球即时比分 永利棋牌 金沙棋牌 真人 快乐12精确公式 黑龙江快乐十分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