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聽書網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仙宮最新章節列表 » 《仙宮》最新章節列表 第1165章 混沌之中的力量

《仙宮》第1114章 第1150-51章 四宗大戰

文/打眼
推薦閱讀: 最強反套路系統

“你們打你們的,不必管我。”

男子看著眾人望著自己,邪魅一笑道。

“你!”

此舉更是引發眾怒,甚至于有一人已經舉起手中的武器,就欲要沖向男子。

“諸位,難道還要讓此廝羞辱我等?何不一齊出手,先將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給滅了!”

聞言,已經有幾個強者躍躍欲動,想要動手。

“不過一個血劍宗的后輩,縱使天縱奇才,你今日還想逆天不成?”

見到眾人蠢蠢欲動,那最先帶頭的大漢已有把握。

“莫如血,十年前你血劍宗滅我宗門,只剩我一人,如今,就是你的死路!”

“還我紅顏性命!”

“.....”

一呼百應,可想這血劍宗到底造了多少的殺孽!

“就,僅是這些嗎?”

男子橫躺在戰車中,眉頭輕佻,有些失望。

“那幾個大家伙!還不給吾出來?!”

他望向天穹,一聲大喝!

一道音波從戰車中傳出,飛速籠罩周圍大片空間。

“薄如雪,這可是你自找的。”

一道低沉的聲音在天穹之中回應著。

很快,三道身影并肩走出。

他們都是天縱奇才。

任何一個,都是可以在這邊世界叱咤一片風云的人。

但是此刻。

他們竟然聯起手來。

對付這個叫做莫如雪的血劍宗繼承人。

可見對其的忌憚。

“聽說不久之前,你剛剛將我的一位師叔給殺了!”

三人之中,有一個白衣少年紅著眼,怒視莫如雪。

“你的師叔?哦?是嗎?殺的人太多了,沒印象。”

莫如雪斜視一眼,嗤笑道。

“你!以命償命!我柳劍宗不容褻瀆!”

白衣少年手中化出一根柳樹枝般的劍,帶著點點幽光,與天地共鳴,能吸納天地之精華!

“晨浩,不可沖動。”

忽然,白衣少年身旁的一位俊秀青年拉了拉白衣,搖了搖頭。

“可,肖陸哥,此廝一刻不除,難解我心頭之恨啊,最起碼,也要讓他受挫。”

晨浩憤然道。

“無妨,你的修為還尚淺,讓我出手試試深淺。”

言畢,他手掌驟然變化,一絲翠綠的氣融入其中,頓時間,他的手掌潔白無瑕,好似一塊胚玉。

“接我一掌!”

他一掌拍出。

“好啊,正想試試所謂玄掌門的神功,也不知道這近乎煉至臻境的玉掌,血液如何。”

莫如血看著這道玉掌,反倒是垂涎起來。

“那你就試試,這個玉掌的味道如何!”

肖陸也不惱,只是手中的力度,要更加重上幾分。

“想必要比熊掌更美味。”

莫如血表情調笑,亦是一掌拍出。

兩掌交接,一方潔白如玉,一方猩紅似血!

“誰人不知道玉掌門的掌法天下無雙,這莫如血來自血劍宗,精通的是劍法,卻以掌法相接,想必要吃虧了,正好搓搓他如今的銳氣。”

浩晨另一旁亦有一個劍眉星目,氣勢凌然的男子,望著前方的戰場,下了定論。

“嗯?”

忽然,他眉頭一皺。

在他面前,所想的畫面并沒有發生,反倒是兩者勢均力敵起來。

而且,在不斷的對抗當中,莫如血的勢頭更是越來越龐大起來。

就好像是,他在借助玉掌門的功法,來磨煉自己的掌法。

“不對,給我收!”

肖陸額頭滲出一點點汗滴,掙扎著想要將手收回。

“竟然來了,就別走了。”

莫如血桀桀一笑,手掌翻轉,形成一道旋渦,死死的將其吸在自己的面前。

與此同時,他的氣勢愈發壯闊!

“你!”

肖陸面色蒼白,本來只是想要試探一二,卻沒有想到如今就要栽到這里了。

“玉玄外放!”

沒有絲毫猶豫,他咬破嘴唇,一點鮮血滴落在自己的玉掌上。

立時之間,玉玄掌光芒大作,帶著一點光燦,直接裹帶著手上的大半玄氣,沖天而起,直沖莫如血。

頃刻間,由于距離太近,莫如血沒有任何機會躲避,只得一聲大喝,硬生生抗住這一擊,濺起大片飛沙,遮蓋住他的周圍。

“肖陸哥!”

浩晨大聲呼喊。

不過好在,肖陸這一掌拍出,趁著莫如血分散神識,沒法顧及他,早早的撤出,沒有觸碰到最主要的爆炸中心,僅僅是受到了些許輕傷。

最主要的,還是肖陸手中的玄氣消散大半,想要再次練出,也不知要是何年馬月了。

“快,跑!”

浩晨看著肖陸受傷似乎不輕,正想要上去攙扶著,豈不料肖陸突然嘶吼道。

“什么?”

浩晨猛然驚醒,望向爆炸中心范圍的莫如血。

只見他一身焦黑,唯有手中一把血劍握在手中,散發著森然可怖的氣息。

“你們真是,該死啊!”

“毀了我的玉玄掌就算了,畢竟只是一頓好飯,但你們讓我受了傷,那就死吧!”

語畢,他把手中的血劍高高舉起,體內涌出磅礴無量的殺氣,近乎化型,直接覆蓋周圍千里!

而手中的那把血劍,亦是躍起一只魔神,隨時準備展開無邊殺戮!

都說血劍宗殺人不眨眼,造下的殺戮可以讓上天降下天劫,但眼前莫如血這一手,可以說連天劫都能震懾潰散!.

當然,這只是相對天劫境界來說。

“快跑!這莫如血和我們根本不是一個境界的!”

肖陸艱難嘶吼,卻無力的被莫如血給拖拽著,到了其近旁,眼見著就要被立斬于前。

“住手啊!”

浩晨目眥欲裂,那根形似柳條的長劍再次出現,如今直接被他毫不猶豫的攔腰折斷,化成一道翠綠的生命之氣。

這道生命之氣化形成為一只手掌,沖入魔神和莫如血之中,想要硬生生將肖陸帶走,虎口奪食!

莫如血自然不會放任其這么簡單的將人救走,指揮著魔神想要襠下。

但當這只手掌很是接近自己的時候,他才發現,這生命之氣天生克制自己的殺氣,使得那橫立天地間的魔神都要退避,不敢接近一二。

眼見于此,莫如血干脆不再阻撓,大方放其離去。

不過這生命之氣化作的手掌,只不過在將那肖陸給送到了他的白衣少年的身前之后,就直接消散離去,已然是不可能送他們從這里離去了!

也就是,雖然如今人是被救走了,但是在這魔神和殺氣的籠罩范圍當中,這些人依舊是他的掌心之物,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莫如血駕馭魔神,緩步追去。

而肖陸等人,此時已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

葉天根據指引不斷橫渡虛空,距離那終點也是越來越近。

終于的,他進入到了一片沙漠,這里經過各宗各派的戰斗,已然是血流成河,尸骸無邊。

而眼前,戰斗卻依然在進行。

“前方就是秘境了,這片大陸對我的威脅不大,倒也不必太過小心謹慎,能夠盡快拿到東西為最好。”

葉天自語,速度又快上幾分。

而正巧不巧的,前方正好是莫如血殺氣籠罩之地。

葉天雖然急于趕路,但是畢竟是渡劫大成的強者,經過之時必有感應。

而且論殺氣,葉天可以說是莫如血的祖宗。

面對莫如血的殺氣,葉天體內的殺氣也是不由自主的投射出來,不似莫如血那般如同魔神,僅僅是一只小巧玲瓏的麒麟,一聲輕叱,頓時讓天地間,那些殺氣以及那只魔神,渾身顫抖,好似聽到了邪神的怒喝,全部躲藏的煙消云散。

“什么情況?!”

莫如血大驚,環視周圍,卻因為實力不夠,完全看不到葉天的所在。

“趁現在,快跑!”

肖陸雖然身受重傷,不過還是眾人之中反應最快的一個,于是三人使出渾身解數,終是逃出生天。

葉天依舊在前行,沒有回頭觀望,不過對于剛剛發生的事情,還是十分清楚的,只當是結下了一個因果,也無所謂。

天地規則有因果一說,今日他救了他們,日后這三位此地天驕還是要還的。

一陣黑云覆壓而過,萬里沙路,竟在其經過之后,沙石潰散,被一片片血雨沖洗,化成血河,順流三萬里,長久不干。

“此秘境,必是我柳劍宗所得,我家老祖嘔心瀝血,才得出這祖地所在,豈能讓你們這些卑鄙小人所得!”

黑云之中,原來是數不盡的人族,或手拿長劍,背負大弓,執掌雙斧。

百家兵器,皆在其中,在這不斷的前進中交戰,才使得這地上血流成河。

其中一位老鬢蒼蒼,精氣神已消散大半的老朽,瞪著雙眼,怒不可遏吼叫道。

“呵,柳劍宗的老家伙,也不捋直了你的老眼,看看你這宗門都剩下些什么不入流的東西?如今世界,強者為尊,你們宗門沒有接管祖地的實力,還想要獨吞大頭?豈不惹人發笑?”

一手握烏黑長劍的少年尊者,隨便將手中的往旁邊一甩,隨即一點血光沖出,直沖向那老朽身后的一片小輩。

“哼!”

老朽冷哼一聲,手中一把細若柳枝的長劍憤然一抖,頓時之間,那片血紅消散于天地間。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葉天

而另一頭,這闊大戰場的一邊,卻出現了一位令人費解的人物,橫行于戰場……

天元陸林,本就分為陸宗海宗,以及四大邪宗,正宗。

這一戰,波及邪宗有四……

葉天豎立在天魔宗前,這次談判的崩盤也注定了一場惡戰的放生,今天這件事必須了結!

天魔宗常年刮著的風,也停了下來,注釋了這一場大戰的誕生.

他大開識海,沖天的紫色兇焰如蛟龍般氣勢洶洶的沖向天魔宗,沖擊著護宗大陣,葉天意念一動,那蛟龍又一分為三,各個方向沖擊著大陣。紫色兇焰將天魔宗的各個方位絞住,不留一個生門。

“何人敢擾我天魔宗安寧!”空氣中突然一聲爆響,一道人影沖破了葉天的識海絞殺,降至葉天面前,青衣白發,仙風道骨。

待他看清人影,不由得大怒:“葉天,想不到你竟做到如此!我本以為你會有自知之明,你根本不配跟我和我天安門平齊平坐。”

“嘿嘿,天闕老頭哪有那么多話,今天我就是來屠你滿門的,從此就再也沒有你們天魔宗了,納命來!”葉天虛空一抓,青訣沖云劍瞬間出鞘,一道劍影劈向天闕,劍氣如龍,頃刻間就撲至天闕面前,天闕不得已只得練練后退,左手掐訣,一道銀紫色的符文擋住了葉天的劍殺,但還是受到了震蕩,沖擊擊飛數十丈,葉天乘勝追擊,瞬至天闕背后,一掌要拍在天闕身上,哪知卻被一道力量掀飛,葉天在空中連連踏步,卸取力道

“這應該就是通心寶甲了,果然是好東西。”葉天也不做遲疑,沖至天闕身旁又一掌劈在了天闕腰間,時間之快讓天闕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就被劈飛出去。

雖說如此但天闕也終于有了一口喘息的時間,以應對自己現在的處境。

“葉天,沒想到才幾日不見,你就達到了渡劫期”天闕喘著粗氣,剛剛那一系列實在是太快了,以至于自己被壓制的如此厲害。

“天闕,我從未說過我是渡劫期以下,今天就是你們天魔宗的末日。”

葉天再次揮動應天劍,幾個瞬步壓在天闕面前,反觀天闕也不得已拔劍迎戰,刀光劍影般,葉天劍氣如虹硬生生壓制住了天闕,葉天上挑劍口,一道青芒挑飛天闕的劍。而天闕也意識到了情況,想要用虛影騙過葉天,誰知葉天的識海將天闕的所有退路,天闕再次掐訣,一道陰陽八卦陣和葉天互換了位置,但自己的真氣也所剩無幾。

“這樣下去自己非死在這里不可,肖老弟還不出手.”

這時,一道飛影來到了葉天背后偷襲葉天,葉天迅速回身堪堪擋住了攻擊,向側路退去。

葉天輕蔑的笑了笑:“沒想到,四大邪宗的宗主竟會在此恭賀我,還真是看得起我葉天,但也省得我去找你們了。”

“肖宗主不要跟他廢話,今天就要拿下他!”言畢三大宗主就齊齊出手沖向葉天,但唯有裴宗主遲遲未動手。

合歡宗宗主徐夏一道丹源式在空中畫弧,順勢砍向葉天,天闕和肖淦也從兩側刺來,葉天瞬間轉身,用劍依徐夏的劍勢,以更強的攻擊攻向其他兩位宗主,而那兩位也是一驚,不得停止攻擊雙劍交叉以應徐夏的攻擊。

而徐夏雙眉向上一挑,沒想到竟會如此!這時,葉天在徐夏飛出的一瞬間一道橫掃打在了徐夏身上,剎那間徐夏的后背就血流不止,天闕和肖淦雙雙伸手扶住受傷的徐宗主,同時向后退去。

“徐師太沒事吧?”天闕和肖淦關切的問道。

徐夏回復一下氣息回答道:“無礙,無礙,沒想到這廝竟然如此之強!是我輕低了”

這時,一直在觀望遲遲不肯出手的裴宗主站在了三人面前:“不是輕敵,你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裴宗主的意思是我們三人還不是他一人的對手?我們好歹也是渡劫期的高手。”

“哈哈哈,看來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人的”葉天對著他們輕蔑的笑道。

“年輕人不要太氣盛,我裴杰會會你。”說完裴杰就把上衣一撕,古銅色的腱子肉上面刀疤縱橫,彰示著他曾經不凡的戰績。

隨著裴杰的大喝一聲,他的肌肉高高鼓起,天上烏云密布隱隱有雷鳴之聲,而裴杰身上的氣勢也越來越強,最后竟在地上壓出一個巨大的坑。

“天地異象,裴宗主你,你渡劫期松動了?”天闕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

“葉天小子,今天就要用你來祭奠我的突破”裴杰獰笑著。

葉天面色漸漸凝重了起來,四大宗門的宗主果然不是蓋的,這要是要讓他突破了還得了,今天必須將他斬殺在這里!

“葉天,拿命來”裴杰直接來到天闕身前,一刀劈了下來,葉天迫不得已向向右邊滾去,一劍要刺在裴杰腿上,但裴杰卻更快直接瞬步來到清揚身后,葉天本要拿劍格擋攻擊,卻被裴杰一拳直接砸在地面上,葉天起身向后退去。

葉天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沒想到這裴杰竟然這么強,不能硬上了。”

裴杰轉頭望向葉天這邊,似乎在嘲諷,身上的氣勢越來越濃郁,裴杰又沖到了葉天面前,直接一個橫掃,葉天跳上裴杰的刀向他后面一躍,一記背刺從脖子到腰部。而裴杰則怒吼一聲瘋狂的追砍著葉天,漸漸的越來越虛弱,天闕三人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要上來幫忙。

缺“用不著,我今天就要殺你了葉天!”裴杰眼里閃著凌冽的殺意,拿出一個青瓷小瓶一口喝了下去。

“這是?魁元散!裴老弟你在干什么?”天闕上前要阻止裴杰卻被他一拳轟飛出去,倒地不起。這時裴杰已經紅了眼,他的體型、肌肉、氣勢再一次得到膨脹,裴杰左右活動著脖子,直接閃到葉天身后一拳砸了下去,速度之快讓葉天堪堪跟上,拖不到他藥效結束了,葉天只得連跳著向后退去。

再次揮動青訣沖云劍,以全身仙元注入劍中,以氣運劍,剎那間葉天分出數個人影,劍上青芒閃爍一聲“青云天罡泯滅劍陣”從各個方位,鎖住了裴元的攻擊將他的首級拿下

隨著肌肉破開的聲音,葉天將劍收入劍鞘,走向了前面的天魔宗,只留下了天闕、裴杰二人的尸體,至于其他二門宗主卻早已離去。

月息城內,春風樓

“什么?本源宗宗主裴杰被人殺了!誰干的?”“好像是一個叫做葉天的。”

“聽說了嗎?天魔宗宗主天闕和本源宗宗主裴杰都被人殺了”“不但這樣我聽說而且天魔宗全部上下沒有一個活口。”“真的嗎?那可真是不得了。”葉天頭戴斗笠的聽著領桌的交談。

一時間滿城風雨,天魔宗和本源宗的事情成了每個人津津樂道道事情,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了一點,也在隨后誕生了多個版本,什么為情所困,什么受人指使,總之說什么說的都有。

葉天喝了最后杯就,拿上劍準備走出酒樓,一道飛鏢取突然飛來,葉天飛身閃過,鏢上帶字:“望閣下子時可在月息樓一聚,我等自然會備上酒菜。”葉天壓低斗笠走了出去。

子時,月息樓

葉天走了進去,立馬被一位小二安排進了一位包廂,只見得一位蛾眉皓齒的姑娘,有著紅艷的朱唇,點著一顆鮮艷的朱砂痣。

葉天大刀闊斧的坐在她的對面,但依舊劍不離手,這不由得讓她一笑,妖媚多情:“葉天閣下,不必過于緊張,我叫媚瑤是這里的主人,我們不會對閣下您動手的,相反我們對你非常感興趣。”媚瑤雙手撐在桌子上對著的耳邊呢喃的葉天說道。

“嘿嘿,對我感興趣的可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葉天手里拿著酒杯不緊不慢的說道。

圓月透過梅花屏風照在兩人身上,“葉天閣下,今夜還很漫長,我們還可以慢慢的了解彼此,不是嗎?”

葉天一把拉住媚瑤的手:“那可用不著在我酒里下藥。”媚瑤順著葉天坐在了桌子上,俯下身:“閣下怕不知道這次天魔宗和本源宗的覆滅意味著什么,從此再也不會有天魔宗了,而本源宗也在為了新的宗主在發生內部爭執,現在正是一個獲利的好機會”媚瑤將手臂繞在葉天頸間坐在葉天身上,吐氣如蘭:“我家大人非常希望與您合作,為剩下的二個宗門做準備。”

葉天慢慢的將臉靠近媚瑤:“坦白說,親愛的,我不在乎。所以你還是找別人吧,我那次事件只是因為談崩了。”葉天站起身帶上斗笠要離開。

“閣下請留步,你看這個能不能留下您。”媚瑤從桌下拿出一個精巧的古樸木盒,棕紅色的質地,隨著媚瑤的打開里面躺著一瓶魁元散。

“我知道閣下想調查這個,但又找不到我們可以提供給你,只要幫我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媚瑤付著身字,將木盒獻到葉天面前。

如媚瑤說的那樣自己確實想要一瓶研究一下,為何能讓裴杰短時間內突破那么多,而且和普通的狂暴散似乎還不一樣。葉天看了看眼前小盒拿下放入了懷中,重新坐在了座位上,媚瑤微微一笑:“您看我們還是有交談的余地的。”

……

就在眾人還在為秘境爭奪之時,葉天已然摸到了后方,踏入了這一團金色漩渦。

以他的修為,若要隱秘自身,不難。

進入了天元秘境的葉天。

入眼是一片廣闊的平原,一眼望不到盡頭,一身修為束縛,似乎總有一根線,牽引自己神魂,或多或少影響著自己。

可是下一刻的風輕云淡,鳥語花香,腳下的青草地踩上去綿軟舒骨,只讓人覺得一陣愜意。

“這天元秘境,也算是一個世外桃源了。”

葉天自語,朝著地皮上的青草地仔細望去,探查一下周圍的環境。

正巧不巧,忽然他看到有一塊形狀奇異的石頭躺在地上,看上去稀疏平常。

他本來以為是一塊普通的石頭,卻意外地在這塊石頭上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的靈力波動。

葉天伸手抓起,當下一愣。

這塊石頭晶瑩剔透,明顯不是凡俗之物。

他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這是上好的修煉晶石,在尋常世間極為少見,黑市里一顆可以賣到幾千萬金的價格,十分珍貴。

若是普通人拿來用,可以直接筑基。

對一般的修煉者來說,也是大有脾益的。

“此地不簡單。”

葉天低語,隨手將這塊晶石收入囊中。

忽而他心念一動,想到自己既然能在這里找到這塊晶石,那么會不會,周圍還有其他的晶石寶物?

隨即他放出靈識,四處探查。

果不其然,周圍還有很多類似的靈力波動。

蚊子雖小,但也是肉,葉天自然不會放過,一一將這些晶石收集起來,儲放起來。

忽而一朵嬌艷的月季進入他的視線,只見這朵花分外鮮艷,艷壓了周圍所有的花朵。葉天帶著一絲懷疑,就伸手摘過。

月季花到了葉天手上,瞬間就化為了一塊璞玉,色澤瑩潤,質地極佳,竟是通靈寶玉。

葉天面上浮上啞然,就連他方才都并未在這朵花上察覺到靈力波動,竟沒想到這也是一件寶物。

只能說陰差陽錯,機緣巧合,還好他沒有錯過。

這朵花倒也提醒了葉天,這里既然是天元秘境,那么自然和凡間不同,一朵花,一棵草,一棵樹,還有這里的每一只生靈,都有可能是寶物化形,而且周圍除了寶物,會不會還有什么別的機緣

想到這里,葉天取出剛剛收集到的石塊和通靈寶玉細細專研。

通靈寶玉是靈物,已經在這兒待了上千年,已然通靈,有它自己的記憶和靈識。

這些年來也陸陸續續有人進入這天元秘境,最后無一不是無功而返,還有許多人喪命于此,要么是找不到,要么是找到了卻無法獲得這等機緣。

只不過葉天卻沒有去想能不能得到,畢竟機緣既然為機緣,自然要有緣人可得,他去試一下,若是機緣相同,那他就收下,若是沒有,他也不會強求。

根據通靈寶玉所言,就在葉天不遠處,此刻也正好趴著個大機緣。

葉天走到目的地,神識大開,勉強發現地下傳來靈力波動。

葉天破開地面,從中又發現一塊石頭。

待葉天將其拿起,準備細細把研時

忽然剛剛被葉天破開的地面里有一個粗壯的藤蔓正在猛地往外伸出,足足有兩米之高,揮舞這自身向著葉天襲去。

好在葉天反應迅速,及時躲閃,這才免去一次身受重創。

葉天很輕易地就找到了這塊石頭,這塊石頭并不大,葉天將它拿起來,放在手里細細把玩。他正思索著,這究竟是什么機緣。地上卻突然伸出兩米高的藤蔓,揮舞著身體向他襲來。葉天身經百戰,耳朵捕捉到藤蔓破空的聲音,身體條件反射往旁邊一躲。藤蔓鋒利,在他臉上劃出一道痕跡。

若非是無法動用修為,何至于此。

微微的痛感傳來,卻讓葉天驟然清醒。

這藤蔓最少可以洞穿渡劫期修士的肉身,若非葉天本就肉體無雙,再加上異常謹慎,恐怕今日里也需吃些大虧。

看來他找對地方了,這塊石頭確實是一處機緣。而這些藤蔓,就是它的守護之物。他擦了擦臉上的血,瞇了瞇眼睛。看來,如果不解決掉這些藤蔓,就不能得到這一處機緣了。

他已經許久未曾嘗試如此的姿態去面對。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仙宮》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最新捕鱼大师官方下载 可微信提现的手机游戏 下载河北快3软件 股票下跌原因 河北快3今天的开奖结果 新疆11选五走势图 三期内必开一肖精选期期准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 陕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一定牛 青海11选5购买软件 大连一方中超赛程表 四平吉祥棋牌下载? 十一运夺金最合理投注方式 加拿大快乐8开奖直播 百度同城游美女捕鱼 2019宝宝浙江游戏下载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