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聽書網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仙師無敵最新章節列表 » 《仙師無敵》最新章節列表 第1232章 異界(144)

《仙師無敵》第1221章 異界(133)

文/葉天南
推薦閱讀: 最強反套路系統

話說這邊,栗三明起身的響動很小,但還是驚醒了打著瞌睡的達沃汗汗,作為黑曼巴護衛隊的一員,每個人的警覺性都很高,稍有響動,都能打動他們的神經。

“不好意思啊,我有起夜的習慣,今天忙著趕路,竟然忘記尿尿了。”栗三明沖龐小南充滿歉意的笑了笑。

“沒關系,只不過這叢林里太危險了,即使是內急也要跟我們說一聲,不然真的有可能會出事。”龐小南陪著栗三明來到距離火堆大概10米遠的一棵大樹下,“你尿吧,我去那里守著。”

龐小南走到了背離栗三明一米多遠的地方,警惕的給他放哨,小心地警戒著四周的情況。

栗三明教授在大樹的陰影下方便完了,龐小南又陪他向火堆走去,回到了老地方。

“我陪你坐坐吧。”栗三明教授沒有回到睡覺的地方,而是在龐小南的身邊坐了下來。

“你不困嗎?”龐小南還是認為栗三明應該繼續休息。

“剛剛吃完蜘蛛肉的時候,確實很困,”栗三明背靠在一棵大樹上,抬頭看了看星空,“不過現在睡了幾個小時,又起來撒了泡尿,只怕短時間是睡不著了。”

“我聽說人上了年紀,晚上睡覺就睡的少了,是這樣嗎?”龐小南是因為吸食靈氣精神好,不過他聽說人越老,需要的睡眠時間越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栗三明點了點頭,說:“這是自然規律,人到老年,主控睡眠的松果體素分泌量會有所減少,對睡眠的調節能力減弱,因此,老年人更容易出現入睡時間延長、深睡時間減少的情況,失眠發生率與年輕人相比明顯增加。同時,當人們年齡越大,各種基礎疾病發生率越高,有些疾病可以影響睡眠或可導致失眠,例如咳嗽、心悸、呼吸困難、高血壓、糖尿病、骨關節病、精神系統疾病等。其次,環境也對人的睡眠狀況有影響,特別是到了夏季,天氣炎熱,不利于入睡。再次,心理因素也會影響睡眠,有些人細膩敏感、思慮過多,就容易出現失眠的情況。”

“教授對失眠還有研究?”龐小南發現火堆的明火就要熄滅,連忙走上前去加了些木柴。在他打坐的那段時間,火沒有熄滅,應該是吳永強或者是布宜諾斯基添加的柴火。

等到龐小南回來,栗三明說:“我對失眠有研究,是因為自己剛好步入了老年階段,我們搞研究的,總是喜歡研究一些跟自己有關的話題,尤其是這個問題還困擾我的日常生活,你想啊,睡不好白天就沒有精神,所以我總是希望能夠改善睡眠,改善一下生活質量。”

“那你研究出失眠的特效藥沒有?”龐小南笑了笑,要是有一種能夠治療失眠的特效藥,一定會賣瘋了去,可是栗三明并不是醫學界,只是地質學家。

“哈哈,我還真的發現了治療失眠的特效藥,”栗三明的眼里映著篝火的熊熊燃燒,剛剛龐小南加的那把柴火很干燥,很容易就燒旺了起來,“當然,我只是發現這個藥對我有用,其實是別人發明的,這個藥叫褪黑素。”

“聽起來和失眠完全沒有關系啊。”龐小南沒有失眠的困擾,所以對治療失眠完全不懂。

“褪黑素又稱為褪黑激素、抑黑素、松果腺素,是由哺乳動物和人類的松果體產生的一種胺類激素,能夠使一種產生黑色素的細胞發亮,因而命名為褪黑素。它存在于從藻類到人類等眾多生物中,含量水平隨每天的時間變化。”

栗三明教授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上的一個部位,說:“褪黑素是在松果腺中最早被發現的具有生物活性的物質,在哺乳動物處于黑暗中時,褪黑素分泌活動立即加強;當轉于光亮環境時則即停止分泌。褪黑素分泌的節律,可隨光線的變化從尿液中測出。其他因子如睡眠、飲食狀況、精神狀態以及應激情況也有一定影響。注射褪黑素于下丘腦,可抑制促性腺激素的分泌,但也觀察到褪黑素可以直接作用于垂體。因此褪黑素可以通過下丘腦和垂體而抑制促性腺激素的分泌。另外在卵巢內也曾發現有褪黑素的受體,說明這也是褪黑素的作用位點。”

“至于治療失眠這個功效,可以說是科學家無意間發現的,”栗三明教授手里把玩著一根小木棒,“科學家發現,褪黑素能縮短睡前覺醒時間和入睡時間,改善睡眠質量,睡眠中覺醒次數明顯減少,淺睡階段短,深睡階段延長,次日早晨喚醒閾值下降。有較強的調整時差功能。主要用于增白保濕化妝品,也常用于生發制品中。國內外對褪黑激素的生物學功能,尤其是作為膳食補充劑的保健功能進行了廣泛的研究,表明其具有促進睡眠、調節時差、抗衰老、調節免疫、抗腫瘤等多項生理功能。”

“看來你經常使用褪黑素咯,這么了解褪黑素的原理。”龐小南對栗三明的理論知識十分佩服,這些學術性的東西要他去背,幾乎是一句話都說不完整,太拗口了。

“我對睡眠的研究可不光光是褪黑素,”栗三明折斷了手中的小木棒,“一切和睡眠相關的東西我都研究過,你知道,我研究了一輩子地質,有時候也是十分的厭倦,總要找點其他的事情換換口味,于是我就開始研究睡眠了,我發現自己對失眠很有興趣。”

“你還研究出什么了?”失眠的原因多種多樣,龐小南認為褪黑素只是其中一種解決辦法。

“你看看他們?”栗三明拿起小木棒指了一圈睡在地上很是香甜的科考隊員和黑曼巴護衛隊員,“你說他們為什么睡的這么香?這里面絕對有平常失眠的人,可是為什么不到晚上八九點,他們就睡的這么死?”

“白天太累了吧。”龐小南的觀點簡單粗暴。

“沒錯,就是因為累了,所以倒地就睡。”栗三明點點頭,那小木棒戳了戳地上,“你去工地上問問那些搬磚的搬水泥的各種做體力活的工人,你問問他們會不會失眠?他們根本就沒有力氣去失眠,回到家就睡著了。甚至是坐著吃飯都睡著了,這都是累的。”

“所以說,要治療失眠,只要去多做體力活?”龐小南開悟了,如果一個人老是失眠,只要去工地上搬磚。

“不不不,”栗三明搖了搖頭,打了個哈欠,“多做體力活是能夠解決失眠,因為人體高度疲憊的情況下,是會容易入睡,但是也不盡然,有些人明明很累,就是睡不著,腦袋里胡思亂想,這是累到了極致。”

“累到了極致反而睡不著了嗎?”龐小南皺起了眉頭,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累到極致就反而不累了。

“所以真正失眠的原因還在于這里。”栗三明用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

“睡不著歸根結底還是心理問題,不是生理問題。”栗三明感慨道,“我失眠經過了幾個階段,有段時間靠褪黑素能夠很快入睡,后來我想想依靠藥物不行,于是我就找到了體力勞動這個辦法,可是有時候就算把自己搞得滿頭大汗,四肢累的不行,洗個澡躺在床上還是睡不著,腦袋里胡思亂想,最后我才想明白,解鈴還須系鈴人,睡不著是腦袋的事,從身體上解決是行不通的。”

“所以最后你的解決辦法是什么?”龐小南沒有想到一個失眠還有這么多門道,讓頂尖科學家都痛苦不已。

“一個人徹底放松了,身心愉悅了,他才能睡好覺,不然,即使睡著了,睡眠質量也不高。”栗三明教授做了總結性的發言,讓龐小南深有同感,因為龐小南一躺到床上,就什么都不想了,連快點睡覺都不想,因為你越可以想著早點睡著,你越是睡不著。

“不愧是教授,”龐小南沖栗三明豎起了大拇指,“高屋建瓴,這個失眠的千古難題被你一句樸素的話語輕輕松松解決了。”

“哈哈,你這拍馬屁的功夫不弱啊,”栗三明拿起木棍指著龐小南,“比起你打怪獸的功夫,似乎還要更強一些。”

“哪里哪里,這是我的軟實力。”龐小南一點都不謙虛,因為軟實力擺在那里。

“我現在啊,只要是往床上一躺,什么都不想,把腦子放空,自然就睡著了。”栗三明教授繼續跟龐小南交流失眠治療經驗,“當然,這個前提是你睡前不要做什么動腦子的事情,否則你是做不到不想事情的。”

“領教了,我現在是沒有失眠的問題啊,”龐小南雙手一抱拳,“不過到我真的會失眠了,我一定用你這個辦法試試。”

“你啊,肯定用不到我這個辦法,因為你就不是會失眠的人。”栗三明想不出龐小南這樣的硬漢怎么會失眠,那種泰山崩于前而不變色的人,有什么事情會難倒他呢。

“過獎了教授,人嘛,總有心煩的時候,又不是神仙,哪能天天快活呢。”龐小南不是沒經歷過煩惱的時候,不過他化解的比較好而已,當然,也許那些煩惱只是小煩惱,還不足以困擾他太多。

“有個問題,我想和你交流交流。”栗三明教授的臉上突然嚴肅起來,失去了之前那談笑風生的笑容。

“什么問題?”龐小南有些奇怪,怎么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了。

“你有沒有發現,我們越往叢林的深處,遇到的危險越大。”栗三明看著龐小南不轉眼,因為這些危險都和龐小南有直接的關系,都付出了他很大的功勞。

龐小南點了點頭,說:“我也有這個感覺,確實越到后面,我們遇到的怪獸越厲害。”

“這是不是說明,我們越往叢林深處走,死的人會越來越多?”栗三明教授親眼看著自己的助手和伙伴一個個死去,不免有些心理陰影。

龐小南抿了抿嘴唇,深吸了一口氣,他不愿把這個殘酷的事實說出來,“死人是避免不了的,就像怪獸來襲擊我們,它們也不可避免的要死,我們和怪獸之間,總是要有一方是傷亡的,畢竟我們來到了人家的地盤,它們感受到了侵略,不可能和我們和平共處的。”

“既然知道要死,為什么我們還要往里面走呢?”栗三明教授不是怕死,只是擔心無畏的犧牲,“如果我們現在撤退,說不定還能保存不少生命回去。”

一天時間,就死了好幾個人,照栗三明的計算,如果現在往回走,就是那半路上還有同樣的危險發生,大不了再多死幾個人,那么這支隊伍還能剩下一半的人口撤退。

“你是說,我們就此打止,打道回府?”龐小南看著栗三明,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我是科考隊的隊長,我有必要評估一下這次行動的結果,”栗三明教授終于說出了自己的理由,“如果是探明了一部分的真理,那我們是可以撤退了,至少我們知道了,布洛斯圓盤內是有新大陸的,而這新布洛斯,上面住著史前巨獸,我們也采集了一些樣本,不管是動物的還是植物的還是土地的,這已經很有價值了,如果我們不及時撤退避險,非要等到全軍覆沒,那么這來之不易的發現成果,也會淹沒在這神秘的叢林里了。”

栗三明教授說的是事實,雖然目前的發現不是很豐富,但至少比前人來說,已經是有了突破性的進展,能把這些發現帶回哈利路亞星大陸,就已經是很驚人的發現,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到下一次再組織探險隊的時候,大家就更有經驗了。

“但是栗三明教授,”龐小南覺得還是不妥,就這樣走了,怎么也說不過去,“我們好不容易才來到了新布洛斯,而且已經犧牲了幾個隊友,就這么走了,怎么對得起他們,就這么點發現你就知足了嗎,只不過發現了一塊疑似史前大陸的地方,這對研究科學沒有什么用途啊,我們至少應該搞清楚,為什么這里會形成這個環境吧?”

龐小南不是科學家,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程度的發現不足以支撐此行的目的,動物大怎么了,怪獸兇猛怎么了,他想搞清楚的是,為什么布洛斯圓盤能夠屏蔽掉人類的一切探測活動,這里究竟是不是有高等文明。

尤其是出現在龐小南靈識里的那雙眼睛,那不像是幻覺,似乎有人一直盯著這支不速之客的隊伍,那究竟是什么,龐小南的心里迫切的想找出答案。

“但是你們的子彈已經不多了,我們的供給也不多了。”栗三明教授說出了自己的擔憂,作為科考隊的隊長,他對這些比較敏感,“要是再出現像今天碰到的這些大蜘蛛,我相信你們的火力未必能夠殺死它們了,是,你是很厲害,但是你一個人能保護這么多人嗎?”

龐小南陷入了沉思,栗三明說的沒錯,黑曼巴護衛隊的武器快到彈盡糧絕的地步了,而且他們身上的干糧,確實堅持不了幾天,最要命的是淡水,要是找不到能喝的淡水,這支隊伍一天都會堅持不下去。

“總有辦法解決的,教授,”龐小南抬頭看著栗三明,眼里充滿了堅毅,“相信我,一切都會有辦法的,當然,如果你想撤退,明天一早你和布克頓林少校商量一下,要是大家都沒意見,我也服從命令。”

栗三明看著龐小南,就像看著一個自己最鐘愛的學生,探險的道路充滿荊棘,科研的道路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以前他帶著學生翻山越嶺去尋找化石,也從來沒有放棄過,但是這次不一樣,這次的未知危險實在是太多了,分分鐘都有失去隊友的可能,作為科考隊的隊長,他必須對這些國寶級的科學家負責。

“好吧,明天早上我會和布克頓林隊長商量一下,我先去休息了,辛苦你了。”栗三明教授起了身,走到了篝火前,把那根斷了的小木棒丟到了火堆中,然后緩緩的躺到了草地上,再次進入了夢鄉。

龐小南看著栗三明睡去,想起他剛剛打退堂鼓的話,心里雖然有些不甘心,不過很快他就想通了,自己只是一個雇傭兵,該去該留不是自己該操心的,既然知道了有這么一個地方,那么以后可以自己想辦法過來,不管怎么說,在這里修煉是極好的。

想想自己一個人在這新布洛斯修煉的場景,龐小南不由的開心起來,到時不用擔心邊上有人要保護,只需要盡情的修煉升級,那是多么快意人生的事情。

龐小南繼續打坐,只不過這回他不再貪婪的吸收周圍的靈氣,因為體內的靈氣充盈,就像腸胃充滿了食物,已經裝不下了。

靈氣緩緩的在龐小南周圍流動,龐小南只偶爾淡淡的吸上一口,他更多的時間在休息,順便觀測周圍的靈氣波動,充當雷達的作用,為大家監測危險的臨近。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流逝,達沃汗汗早就瞌睡的不行了,吳永強和布宜諾斯基也是哈欠連天,不過一直在死撐,畢竟這關系到十幾個人的生命安全,作為黑曼巴護衛隊的最高宗旨,客戶的生命高于一切,這條鐵律不容違背。

到了凌晨1點左右,龐小南感覺到又有人起身,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到布克頓林爬了起來。

布克頓林輕輕的走到龐小南的身邊,龐小南沒有起身,只是對布克頓林說:“隊長,你再休息一下吧,我還頂得住。”

“不了,”布克頓林看了看手表,“你們應該很疲憊了,你看看達沃汗汗,坐在那里打瞌睡都快栽到地上了,下半夜換我們來守吧。”

作為黑曼巴護衛隊的大隊長,布克頓林的時間觀念把握的很好,到點不用人叫,就能自然醒,這是長期在野外作戰養成的習慣,他能控制自己的生物鐘,不用鬧鐘,想幾點鐘醒來就幾點鐘醒來。

“那你去叫其他人起來,我去叫他們睡覺。”龐小南走到達沃汗汗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達沃汗汗立馬驚醒了。

“你倒在地上睡吧,換人守夜了。”龐小南指了指布克頓林,示意黑曼巴護衛隊要換崗了。

“嗯,好。”達沃汗汗如臨大赦,開心的倒在了草地上,沉沉的睡去,徹底放松了全身心。

龐小南又看了一眼布宜諾斯基和吳永強,兩個人雖然打著哈欠,但是注意到了龐小南和布克頓林起身,現在正望著龐小南。

龐小南歪了一下頭,把雙手合攏枕在頭下,做了個睡覺的動作,示意布宜諾斯基和吳永強可以睡覺了。

布宜諾斯基和吳永強同時點了一下頭,隨即也像達沃汗汗一樣,舒舒服服的躺到在了草地上,片刻就打起了呼嚕。

黑曼巴護衛隊的漢子們都是些直來直去的大老爺們兒,打起呼嚕都是一個調調,他們確實白天太累了,身心都很疲憊,一旦入睡,就要大口的呼吸周圍的空氣,空氣中不但含有氧氣,還有靈氣,只是普通人不知道。

其實這個道理顯而易見,為什么普通人不吃不喝能挺過去幾天,不呼吸就只能堅持幾十秒,難道只是因為空氣中含有氧氣嗎?

嬰兒在出生的時候,吸進去第一口氣,會哇的一聲哭出來,這個時候他就具備了神識,也就是有了真正的生命,這一刻也是他正式出生的時刻。

靈氣賦予了人類生命。

布克頓林叫醒了李易斯、南德格勒和烏震,然后回到了龐小南的身邊。

龐小南依舊是坐在那里,沒有入睡,布克頓林坐到了他的旁邊,說:“你去睡吧,接下來我們守著。”

龐小南笑了一下,說:“隊長,你不用擔心我,我睡不睡都一樣,我不困。”

布克頓林轉過頭看著龐小南,小聲的說:“其實我知道你肯定是有什么功法,你在船上的時候,就沒怎么睡,這么一天下來,我看你也是沒有什么睡意,究竟是什么厲害的功法,讓你不用睡覺?”

布克頓林心里非常明白,一個人,不吃飯可以,但是不睡覺是會崩潰的,以前他們審犯人,如果犯人很強硬,就是不愿意交代,只要讓他三天三夜不睡覺,犯人遲早是熬不住的,什么都會交代的清清楚楚,只求能讓他睡覺。

在叢林作戰只要緊張的節奏下,強硬如布克頓林,最多也就堅持兩天一夜不睡覺,到了第二天晚上,站著都會睡著,但是布克頓林觀察龐小南,不但沒有睡意,而且還能打怪獸,實在是非常人可比。

“隊長,你知不知道有些動物是不用睡覺,或者睡覺很少,還有些隨時都能睡覺。”龐小南沒有直接說出自己吸食靈氣來維持精神飽滿的秘密,而是舉了個例子。

“你是說魚類嗎?”布克頓林轉過頭盯著火堆,火苗似乎弱了一些,“魚是脊椎動物,也需要用睡覺的方式消除神經系統和肢體的疲勞,但是魚沒有眼瞼,它睡覺的時候不能閉上眼睛,它有時在暗處睡覺,有時鉆進沙里或是分泌的泡泡里睡覺,有時還會邊睡邊游,各種不一樣的姿勢。我們常常看到魚在水中靜止不動,魚鰓一閃一閃地活動著,這正是魚在睡覺,如果你驚醒了它,它又會在水中游動起來。”

龐小南走到火堆面前,加了幾根大大的柴火,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不但是魚類,像水里的哺乳動物,比如鯨魚,事實上,對于許多的動物而言,它們并不需要像我們人類一樣每天7小時以上連續性睡眠,很多動物的睡眠都是碎片化的,類似于我們打盹一樣。有的動物雖然也是連續性的睡眠,但是持續的時間并不會很長,比如說馬每天只需要兩個小時的睡眠,更厲害的是,有一些動物是可以左右半腦交替著進行休息的。”

龐小南活動了一下脖子,發出咔嚓咔嚓的響聲,“對于鯨魚來說,它們在睡眠的時候類似于人類的憋氣。鯨魚在睡覺的時候,它們會漂浮在水中間完全不進行呼吸,我們知道鯨魚的肺活量是非常大的,二十多分鐘不呼吸對鯨魚來說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在它們打完這個盹以后,就會醒過來浮上水面上呼吸換氣。這種特性也是直接決定了鯨魚睡一覺的時間不會像人類那么長,但是幾十分鐘的睡眠對于鯨魚來說也是足夠的,如果不夠,深吸一口氣以后再打一個盹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說,你也跟鯨魚一樣,只要有空的時候打個盹就可以補充睡眠了。”布克頓林不可思議的看向龐小南,仿佛發現了一個外星人。

“差不多吧,”龐小南笑了一下,“而且我打盹的效率很高,你知道的,我可以邊打盹邊觀測周圍的氣場波動。”龐小南暗指自己在船上當雷達的那段經歷。

“你這功能是怎么煉成的?”布克頓林也希望自己能有這種能力,這樣在叢林和野外的生存能力就能大大提高了。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龐小南砸了咂嘴,“我們修煉之人,從小就苦練吐納之術,所以能夠最有效的利用呼吸技能來提高能量使用效率。”

龐小南指了指正在打呼嚕的布宜諾斯基,“其實打呼嚕是非常低效的睡眠方式,因為一部分的能量被浪費在了打呼嚕的動作上,而打呼嚕又浪費了一部分肌肉的運動能量,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龐小南轉過頭看著布克頓林,“你見我打過呼嚕嗎?”

布克頓林搖了搖頭,感慨道:“可是人睡著了,又哪里控制得住自己打呼嚕呢?”

“是的,所以,我們只能平時加以訓練,盡量使自己的睡眠質量提高。”龐小南的眼中倒映著跳動的火苗,“只要睡眠質量提高了,睡眠的數量就可以減少。”

“說的沒錯,看來這次要是能活著回去,我得和你好好的學習一下呼吸的技巧。”布克頓林拍了拍龐小南的肩膀,站起了身,“我去方便一下,你打個盹吧。”

布克頓林回來后,龐小南和他一起邊打坐邊守夜,直到快天明的時候,整個晚上竟然沒有任何的怪獸前來騷擾,科考隊睡了一個好覺。

天已經微微亮,黑曼巴護衛隊員陸陸續續爬了起來,開始整頓衣裳和裝備,布克頓林叫來所有的隊員,聚在一棵大樹下面,說:“我們還是分兩批人馬,烏震、達沃汗汗、布宜諾斯基、吳永強,你們去收集一些露水,不要分離的太遠,由布宜諾斯基領隊,最好是能找到淡水的水源,但是注意別走的太遠。其余人留守。”

布宜諾斯基帶著人走了,龐小南從地上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肩膀和腰部,打了一套太極拳,算是晨練了。

李易斯也在一邊活動了一下筋骨,然后走到龐小南身邊,說:“你有沒有覺得奇怪,整個晚上都沒有東西來騷擾,這好像不合節奏啊。”

“什么節奏,”龐小南停下了手里的招式,“你是指著新布洛斯的怪獸進攻節奏嗎?”

“對啊,”李易斯隨意的打出了一拳,虎虎生風,算是活動一下肩膀和手臂,“我們昨天白天的時候,幾乎每隔一兩個小時就要受到一次攻擊,節奏是把握的死死的。”

“也許,這里的怪獸晚上也要睡覺呢。”龐小南不以為然,雖然他也覺得有些蹊蹺,不過本來這新布洛斯就是蹊蹺的存在。

“那不對,任何地方,都有晚上活動的生物,就算是新布洛斯,應該也不例外。”李易斯還是覺得事情不對。

“啊……”突然,人群里傳來一陣慘叫。

“楊達庭,楊達庭,你怎么了?”牛皮克拉斯教授在焦急的詢問著,他的眼睛盯著正捂著肚子在地上嚎叫的一個青年男人。

青年男人大概三十多歲,一臉的絡腮胡,身上的白色襯衫披開了,臉上的表情扭曲的厲害。他叫楊達庭,是牛皮克拉斯教授帶過來的助手,也是他的學生。

“南德格勒,過去看看!”布克頓林朝南德格勒使了個眼色。

南德格勒飛快的沖到了楊達庭的面前,大致了看了一眼楊達庭的全身,問道:“怎么回事?”

“肚子……肚子疼……疼的要死……”楊達庭艱難的吐出了幾個字。

看到楊達庭異常痛苦的表情,南德格勒沒有猶豫的從隨身的藥箱里拿出了一次性的注射器,上了一管止痛藥,脫下了楊達庭的褲子,把針管朝他的屁股上扎了下去。

楊達庭的表情漸漸的舒緩了下來,只是嘴巴里仍然喘著粗氣,肚子時不時的有些痙攣。

南德格勒蹲在一旁仔細的觀察,又開口問道:“什么時候開始痛的?”

這個時候,楊達庭的口齒清楚了,“早上起來,就覺得肚子一陣絞痛,然后越來越痛,越來越痛,簡直就忍受不了。”

楊達庭袒露的胸部和腹部都有著堅實的肌肉,腹部有明顯的八塊腹肌,一看就是個硬漢,不可能忍受不了一點點疼痛,可見痛感十分強烈。

“是不是吃壞了肚子?”布克頓林走過來問道,所有的人都圍在了楊達庭的左右,大家經歷了幾次生死離別,生怕這次又出意外。

昨天大家吃的蜘蛛肉,雖然味道不錯,但是今天一早出了這個事,頓時把大家的擔心激活了。

“你是說,昨天的蜘蛛肉有問題?”牛皮克拉斯教授緊張起來,栗三明教授死了助手,布里奇摩爾根死了助手,今天會不會輪到他了。

“不會吧?要是蜘蛛肉有問題,不應該只是他一個人肚子疼。”小田莉瑪開口了,是她化驗的蜘蛛肉,確實沒有問題。

“會不會每個人發作的時間不一樣?”布克頓林用征詢的目光看向南德格勒。

南德格勒右手摸著下巴,沉思了片刻道:“如果蜘蛛肉真的有問題,要發作的話,已經過了整整一個晚上,大家都會有反應的。”

“大家有沒有感覺,哪怕是一點點的感覺?”南德格勒看向眾人,征求所有人的意見。

沒有人回答,有的人搖了搖頭,這說明除了楊達庭,所有人的肚子都是好好的。

“我來看看。”這是龐小南走了過來,他覺得蜘蛛肉沒有問題,因為他對食物的毒性是很敏感的,昨天是他第一個品嘗的蜘蛛肉,除了美味,并沒有什么問題。

龐小南蹲在了楊達庭的身邊,伸出右手,把食指、中指和無名指搭在了楊達庭的右手手腕上,閉上了眼睛,感受楊達庭的脈動。

過了一會兒,龐小南又把手掌放在了楊達庭的腹部,只一接觸,就感受到了一陣冰涼,于是他收回手,站了起來,“他這是虛邪入侵。”

“啊,虛邪入侵,什么是虛邪入侵?”牛皮克拉斯教授瞪大了眼睛。

“虛對應實,也就是看不見的東西,邪指的是邪氣,虛邪就是看不見的邪氣,通俗一點說,就是風寒。”龐小南耐心的給眾人普及華醫知識。

“你是說,他患的是感冒?”南德格勒作為醫務官,對虛邪和風寒當然是有耳聞的。

“這不是一般的感冒,虛邪入侵到他的臟腑,產生了極大的反應,所以他會疼痛不止。”龐小南指了指楊達庭的腹部,“你們看,他這里還有小幅度的痙攣,說明這個虛邪十分厲害。”

大家朝楊達庭的肚子看過去,果然,那上面的肌肉有一絲絲的跳動。

“可是我現在已經不痛了。”楊達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感受到了那里的跳動。

“那是南德格勒給你打了止痛針,”龐小南指了指楊達庭的褲腰帶,剛剛扯下他褲子的時候,那里還沒有系上,“你先穿上褲子吧。”

“沒錯,我只是先給你止痛了,”南德格勒撓了撓頭,“要是找不到原因,止痛針是有時效性的,過了時效,你還是會痛,甚至會更痛。”

“啊?那你們一定救救我,”楊達庭臉上一苦,哭喪著臉,“那肚子痛起來,簡直是生不如死啊。”

“你怎么肯定他患的是風寒,有沒有可能是寄生蟲?”南德格勒雖然不排斥華醫,不過虛邪這個東西本來就是看不見摸不著的,無法用儀器去測定。

“我問你,”龐小南轉向了楊達庭,“你晚上睡覺是不是把衣服解開了?”

楊達庭點頭如搗蒜,說:“我晚上感覺有點熱,就把襯衫的扣子給解開了,在夢里我好像覺得有些涼意,可就是醒不過來,就迷迷糊糊的睡到了現在,一醒過來就覺得肚子痛,然后越來越痛……”

“這就是虛邪入侵的典型反應。”龐小南轉向了南德格勒,“人在睡覺的時候,身體的衛氣會退回到體內,人體的防御力比不睡覺的時候要差,這個時候虛邪就會趁機而入,從而導致人體的各種病癥。”

“單單是虛邪入侵就能導致他的肚子這么痛嗎?”南德格勒皺起了眉頭,這種程度的疼痛不像是風寒引起的。

“虛邪入侵造成病癥的程度,要看虛邪的能量水平,”龐小南環顧了一下四周,又看了一眼楊達庭睡覺的地方,“他這里遠離火堆,最為寒冷,加上又把衣服敞開了,所以會受到強烈的虛邪入侵,加上新布洛斯的這種未知的地理環境,不排除這里的虛邪特別厲害。”

“那怎么辦?”楊達庭的臉上十分焦急,眼神慌張,因為他感到肚子的疼痛感又出來了。

南德格勒搖了搖頭,說:“你這種程度的感冒,我這里沒有特效藥。要么試試普通的感冒藥吧,多多少少會有些效果的。”

(快捷鍵 ←) 上一章 返回《仙師無敵》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最新捕鱼大师官方下载 炒股指期货app 123论坛平码平特高手 11选五中奖规则 20选5开奖结果今 炒股融资系统ˉ杨方配资 黑龙江11选五5app下载 体彩11选五山东 浙江6十1开奖18055期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下载 博彩网站测评 快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陕西11选5爱彩乐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 赌幸运飞艇有人赢钱吗 今晚36选7开奖号码 中特十二码资料大全